在2011的尾巴上写给2012的自己暨新年快乐!

现在,2011年12月31日,东八区离2012的到来还有6个小时零九分。

以下是我写了几天的正文,也是认真给自己的话。

~~~

今天(2011-12-27),香港的圣诞公共假期最后一天。
昨天(2011-12-26)一早送妈妈回家,一切都顺利,真好。

现在是12月27日8点20分。

公历2011年即将结束,2012就要来临。

公历2011年刚刚开始的时候,第一次,我真正痛哭到跪倒在地。第一次,我感受到真正无法言说的心痛和对未来的不安。第一次,我真正感到自己不是强大到可以独自对抗一切。第一次,我真正意识到原来我以为我最看重的人也会突然转身不见。第一次,我“真正”懂得我的父亲母亲和我的家。第一次,我真正认识“变化”本身。

公历2011年一月,第一次我在实验室组会报告中哭泣,在工程楼卫生间里平静之后,回到会议室做完报告。月底回家过春节,在外一年第一次重感冒,多年之中首次打小针压病,在憔悴中见到新婚的倩妹,回忆起我们幼时的梦想是开一个酒家,而我送给她的礼物也是一套简单的有田烧碗具,灵感正是来自我们幼时关于酒店的梦想和记忆。这个月,第一次给果壳网投稿,开始关注科普写作。

公历2011年二月,开始认真设想研究的问题和自己的种种关于人和关系的经历和疑问,依然十分纠结和痛苦。时常忍不住哭泣。中间在课程开始两周之后终于决定去正式注册心理的一门本科课程,结识认真而聪明的C老师,开始认真了解认知心理学的基本知识。期间,在广阔无边的文献中徘徊和开始真正认真阅读。期间开始接着做自己之前设计的基于言语产生理论的实验。

公历2011年三月,依然在文献海洋中奋力也费力地游泳,值得注意的是这段时间的阅读没有写作有关的阅读笔记,这对后面的研究和思考不利。关键的问题是我自己还没有形成良好的阅读和研究习惯。中间收集完基于言语产生理论实验的数据,但是最终自己依然觉得是一次失败的尝试。研究的问题和框架依然不清。期间已经毕业工作的J经常自愿返回学校和我讨论,第一次我觉得在香港还有一些我喜欢的温暖和真诚。几次尝试和其他本地的有关研究者联系和接触,但是大概因着我自己本身思考的不清晰和不自信而多有挫败感,最终许多人事又是不了了之,渐渐淡掉。依然多自已一个人时的哭泣。上认知心理的课程,开始加入课程最后project的小组,阴差阳错地认识了一群本地的本科孩子,都比我小好几岁,却有着让我汗颜的倔强、坚持、自信和追寻。我开始比较严肃地意识到自己身上那些和自己年龄不相称的幼稚和自负。

公历2011年四月,在文献海洋中纠结,自我探寻研究题目,无人真正指点。参加认知心理课程期中测验,成绩居然只接近全班成绩的平均数,再次汗颜和怀疑,但是依然没有理由地乐观着。期间将自己基于言语产生理论的实验写成摘要草稿投稿欧洲(这个其实是2010年底投的稿)和台湾会议各一个,后面的通知都显示通过和获得邀请,以为有可能踏上台湾的土地,但是最后发现自己的投稿实在是不严谨的表现,所以也最终没有完成去台湾的愿望。依然被催促进展,并在这些催促中无头绪地探索和继续纠结痛苦并成长着。这一个月开始在博客中记录到香港的每一天,虽然时有断续,但是保持至今。

公历2011年五月,还是在文献海洋中纠结。准备六月份的会议,依然纠结异常,觉得无法过到自己的良心。对人、事和学术的怀疑越发加深。前路也不明朗。做了几次报告,开始有奋起的影子。导师开始改变对待我的态度。在一次报告演练里,我在来香港接近两年之后第一次听到ta的小小称赞。中间开始接触C老师,依然战战兢兢,依然没有自己给自己底气,三四月间自己提的研究题目被完全否决,原因多数因为自己的估计不足,依然太过乐观地估计工作量和逞能,但是却也在那些有意无意的交流和启发中获得一些现在看来是正途的灵感。完成认知心理的project报告,结果不是十分令人满意,我却也记住了自己站在台上的矜持和烫脸,这再次让我真正严肃地意识到自己身上那些和自己年龄不相称的幼稚。月中完成认知心理期末考试,看到考前C老师观察我时的暗笑。其实,我是不是太敏感?这一个月,首次学习滑浪风帆,虽然非常迟钝但还是拿到了初级风帆证书,决心用心将这项运动发展成自己的一项真正爱好。天气大热。

公历2011年六月,趁参加会议的机会回北京两次,似乎是为了告别一个时代,现在看来却觉得自己对当时的目的并不足够清楚。两回P大,遇到一些没有想到会遇到的人,园子依然喧闹而热情,又暗含低调的大气和包容,后者永远无法为外人道。只是,的确,“我们都逃不过预演”。会议的结果既在预料之外又在预料之中。回来之后,开始集中精力在自己设想的研究上用功,关于研究的交流依然各种不畅,qualify的日子也一推再推,后来意识到,问题主要还在自己没有真正动手拿出一份完整的稿件。即使,那只是一份草稿。

公历2011年七月,经常性一个人在办公室遨游文献海洋,断断续续动手,但是依然无法收紧研究问题。完整稿件依然不见踪影。其间依然被催促。依然多纠结。依然多拖延。依然多感伤。许久的不解和自我困惑,其实都是无法回答的问题,因着我执,越发严重,有时候我会怀疑自己是否已经到了抑郁的边缘,只是还好我没有轻易真正掉下去。其间也多次顶住各方压力,努力找寻自己的研究方向和突破点——有的时候,已经无路,暗淡没有希望,但还是顶住各种压力想只靠自己做最后一搏,设想搏完之后再将所有的苦水倒出来。也许,在这些过程里,有些无解的问题和思想也渐渐淡去,不是不求答案,而是生活本身也许就道明了什么,虽然我还无法用自己的语言来表达。或者,其实很简单,时间真的就是一剂最好的解药。月中开始设想和尝试再去参加风帆活动。月中也萌生转换居住环境和挑战自己语言能力的设想,于是开始考虑申请RT的问题,并在一场巧合的情况下提交申请并获得面试机会。

公历2011年八月,月中在严重拖延和犹豫中最终完成会议的壁报制作,觉得很多事情对自己就是一种讽刺。除了苦笑和笑,我似乎无话可说,因为我不知道造成这些种种现状的究竟是我还是别人。月中参加会议,再见到久违的老师,很多交流,终于一些人事对我而言完全明了,这个时候也终于“完全”下定决心靠着自己把研究完成。但是月底依然无法完成研究设想和写作,qualify日子一再推迟。月底也终于被下严厉通牒。拼了命地准备,为了完成一次真正的超越。期间,终于再返滑浪风帆,认识一群新的滑浪友人,约定以后的时间一起出海,觉得很开心。八月初也参加RT面试,并如自己所估计的,成功获聘成为RT,于是开始整理居住了两年的小家的各个角落。八月最后一天基本完整地搬入新居——原本以为的关于搬家的种种麻烦,终于在这次义无反顾又有些战战兢兢的尝试中顺利完成,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了一次小小的转变。

公历2011年九月,月初在严厉通牒的压力下再做报告,结果依然多批评,并在最后时刻做出决定部分放弃自己辛勤设想的题目和设计,改为按照实验室建议进行。终于,将自己一年多的经历简单向导师和盘托出,本来就不会描摹过多细节,此时更加无法。只是,依然忍不住流泪。但是保证说已经放下,会自己解决一切,集中精力往下走。此后真正开始做前期试验准备,并多次进行前期实验进行测试,基本解决实验样本制作的问题。

公历2011年十月,主做前期实验和实现数据分析。期间得到几个热心小朋友的帮助,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但是数据解释的背景依然不够明朗。

公历2011年十一月,在修改原先实验的基础上,进行实验数据分析和寻求合理解释。多次尝试。最后月底的报告依然以被否决告终。qualify考试再被推迟。期间真正意识到做研究中相信自己判断的重要性,并决定主要凭借自己的努力实现突破,对待导师和外人的意见则采取虚心接受聪明判断做取舍的态度。期间也发生了一件自己违心也是鼓足勇气的一次抗议,终究一切都算解决圆满;人事本来难料难断,此种结果我已经非常满意。

公历2011年十二月,前面十一天自己窝在房间疯狂写作。逼迫自己之后终于交出一份初稿给导师,虽然不甚完整。月初自己已经有疲态。月中和导师谈话完后,疲态更甚。加之母亲来访,终于下定决心完全从研究中抽离出来几天。月尾陪母亲在香港渡过圣诞。到昨天和今天,依然有些节后后遗症。我深知自己的时间却是非常紧张了。无论如何,我现在正在真正回到研究中间。这一个月,在我的生命里第一次参加正式的平安夜教堂活动,在唱诗班的恬静歌声中我几次泪流满面,妈妈问我为什么,我却发现我是完全无法表达,兴是自己想得不够明白,兴是世界万物还远不是语言能够穷尽的。但是,我自己知道,在平安夜点燃烛光的那一刻起,我已经决定真正地真正地真正地放下过往的所有所有,可言说或者不可言说的所有所有,真正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这一刻开始,我已经完全知道自己最想要做的是什么。这一刻,我深知,我成为什么样的人,决定我会遇到什么样的人。这一刻,我不想父母为我担忧。

即将来临的2012年,我真心希望,更要努力去做到:
1. 成为独立的人,通过自己做出判断,自信。首先真正做好自己。未来的365天,我要抓紧每天的时光,我要在这365天里完成我在这里的研究,完成毕业。
a. 在正常年限结束之前,我一定要完成qualify考试,并且在之后的几个月集中精力完成论文写作修改和答辩。
2. 我要认真设想我的职业规划,并为此而认真努力和去实现。真的,到了我真正需要规划自己未来发展的时候了。我不想家人为我担心,我希望家人幸福,我也希望自己幸福。自己养活自己,学会理财,学会居家,学会生活。
3. 规划和找到毕业之后的出路,并认真为此进行准备[需要好好規劃職業發展了]。
4. 继续保持和发展关于摄影、音乐和写作的兴趣。
5. 认真阅读。
6. 我希望我能养成下面一些习惯:
a. 整洁整齐安静有道德。在哪里拿到的东西要在用完后第一只时间放回原处。
b. 每天坚持学习外语。
d. 既会学习又会生活。
7. 我希望一些愿望和事情在2012年有眉目。

2011,我的成长和内省之年。那些源自2010年后半年的真正忧伤、彷徨和似乎都要成了每天习惯的敏感哭泣,再见——不用再见。2011,在哭泣变成一种习惯之后,开始真正艰难但却坚定地改变这个习惯。2011,痛还是快乐着。
2012,那么努力去做和行动吧。2012,真心沉静和思索,真心认真走自己的路。真心希望2012年是我实现再次真正转变的一年。
2012,每一天都要真正用心,每一天都要真正认真。

依然用笑脸迎接2012的到来:)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